字幕网app下载ios

   () 满满一大箱子的宝贝,一个背包装不下,等我塞满四只背包,才觉得这么做不对,拿走目标太明显。

   于是又倒回去两包,然后把陈清寒抱进去,藏到箱子里。

   箱子的材质和那具银棺一样,应该很结实,用来保存易损坏‘物品’再好不过。

   给陈清寒找到安的藏身之所,我就可以放开手脚做事了。

   我正要去收缴他们的武器,其中两个人突然动了,他们瞪着眼骂对方贪心,没骂两句就打成一团儿。

   这两人起头,其他人随后也加入战局,他们嘴里喊着‘别抢、都是我的’、‘敢抢老子的东西,老子宰了你’,分明是魔怔了。

   我瞟了一眼银棺里的大珍珠,让七爷他们发疯的,肯定是这东西。

   这些人打起来,手底下可一点不留情,掐脖子、戳眼睛还嫌不够,纷纷掏出各自的武器,我一看情况不妙,赶紧钻进箱子里,把底下的茶壶、酒杯扔出去,腾出空间把箱盖一盖。

   外面紧接着就响起乒乒乓乓的枪声,虽说我不怕子弹,但我心疼这身新衣服,被打烂了怪可惜的。

   有个狠人可能觉得用手枪打不过瘾,拿着微型冲锋枪一顿扫射,子弹打到角落的箱子上,把我吓一跳。

   我连忙把陈清寒推到靠墙的位置,万一这箱子不防弹,陈教授会死得很冤枉。

   好在箱子顶住了子弹攻击,被打出十几个凹坑,但没打穿。

  
90后清纯姑娘变装秀大眼

   “死吧、都去死、是我的,是我的!”那人狂喊着,随即啊呀一声,扫射声跟着消失。

   “别看那光,快把棺盖合上快点儿!”七爷不知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招呼着手下去盖棺盖。

   我感觉有点小遗憾,本以为他们会自相残杀到团灭,结果有人提前清醒,我还没拿到枪呢,好麻烦……

   “别躲了,出来帮忙。”七爷朝箱子这边走过来。

   我推开箱盖,探出头往外看,墓室里只剩下十二个人,其中有两名樱国人。

   “你为什么没事?”七爷看我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

   “这是冷家的秘技。”我寻思着冷家的姓不能白用,得随时随地扯出来背锅,要不以前撒的谎都不圆润了。

   “你是冷家人?”七爷挑挑眉,他之前可能以为我是盗墓界的闲散人员,没有固定团伙和组织,因为我和陈清寒就两个人,这种二人组队的形式在行业内并不多见。

   “嗯…?”我刚要点头,陈清寒用胳膊肘拐了我一下,“是、还是不是呢?”

   “少贫嘴,你到底是不是冷家人?”七爷语气凌厉,听这意思像是和冷家有仇。

   “不是,我从他们家偷的艺。”我果断改口。

   “小姑娘,有两下子,可惜”七爷抬起手枪,眼中寒光一闪,只听‘嘭’的一声,他身后的棺材盖……又弹开了。

   这一弹不要紧,把去关盖子的两个人直接给拍飞了,啪唧呼到墙上,发出连声哀嚎、接连喷出一口鲜血。

   珍珠大、装它的银棺更大,那棺盖跟双人床的床板似的,厚度是正常门板的两倍多,子弹打到上面就能留个小坑,想也知道这玩意儿多瓷实。

   “你过去把它关上!”七爷用手枪一比划,示意我去关棺盖。

   我暗暗计算了一下,他们有十二个人,部解决的话,最少需要五分钟,如果他们用陈清寒威胁我,我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救下他。

   唉~带个活人行动就是麻烦。

   我依言走向银棺,把弹开的棺盖向下推,边推边念叨:“别闹了啊,闹着玩儿还下死手,你说你这暴脾气、可是有些日子没杀人了是吧。”

   “七爷,那、那那棺材里不会有僵尸吧?”一个下巴略长的樱国人凑到七爷身边,用生硬地汉语说道。

   “不会,空间不够,应该没有尸体。”七爷是他们这支队伍的主心骨,他的手下和那两个樱国人,对他的话是言听计从。

   “哎呀!”我听那樱国人说‘僵尸’两个字,就知道他是外行人,也难怪他对七爷的判断不假思索就相信了。

   “叫什么?别装神弄鬼,姑娘,你既是道上的人,就该听过我钟七爷的名号,七爷从来不信邪。”

   因为有七爷的命令,其他人的视线都避开了棺内的珍珠,所以眼下只有我敢直视它,推棺盖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看了珍珠几眼,也不知是眼花还是怎么着,似乎看到里面有活物动了一下。

   兴许真是没死透的同族,我脑海中浮现出金发美女的脸,但这事不能让七爷他们知道。

   “没事儿,这棺盖太沉了,推着费劲。”

   “一会儿等我们检查完墓室出去,你在里面把它砸碎,分块打包,记得包严实点。”七爷站到箱子边,用枪指着藏在箱子里的陈清寒,“敢耍花样儿,就蹦了这小白脸的脑袋。”

   我突然想给陈清寒换个脑袋,换个打不烂的,电影里总演被粽子咬伤的人也会变成粽子,要不等下我再咬咬他?

   “知道了。”我无奈地应道,同时将棺盖重新按回去。

   七爷的手下很少说话,至少有七爷在场的时候,他们连私下交谈都没有。

   能看得出他们很怕他,让干嘛干嘛,没有多余的疑问。

   嘭嘭两枪,七爷亲手结束了那名伤员的生命,想必这就是他的手下怕他的原因,连一句解释都没说,估计以前没少这么干,带不走的就亲手解决,连眼都不眨一下。

   “开始。”七爷见棺盖复位,伤员也解决了,便下令道。

   他的手下立刻在墓室里四处摸索,这敲敲、那踩踩,好像在找机关暗道。

   刚刚一场混战,他们的潜水装备破损严重,能用的没剩两件,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带走,问题倒不大,可他们明显不想空手而归,要是抬着箱子、抱着珍珠,只能走陆路。

   直觉告诉我,这里有暗道出口,而且最有可能的位置,应该是棺材下方。

   这可不是瞎猜,是以前听那些盗墓贼说的,但七爷的手下恰恰避开了棺材下面的基座,把四周墙壁上的每寸石头都敲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