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app的功能

夜里,校园里万籁俱寂。

连路灯都熄灭了光芒。

唯有月色的清辉照亮了几分暗色的深浓。

无声无息的,一片雪花落了下来。

然后,第二片,第三片……

……

拉上窗帘的宿舍里一片黑暗。

躺在床上的小白狐突然动了动耳朵。

它睁开眼睛,瑰丽华美的犹如红宝石的双瞳在黑暗中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小白狐歪着脑袋侧耳倾听了一会。

眼睛愈发的明亮起来。

它看了一眼萧骁沉静的睡颜,轻手轻脚的起身,却突然一顿。

清新阳光照耀的俏皮丽人

它转头,正对上了一双再熟悉不过的艳红色竖瞳。

它下意识的撇嘴冷笑,面上满是挑衅。

对于这条臭蛇,它可没有什么好脸色。

然后,它也不理会白蛇作何反应,纵身一跃,灵巧的落到了地面上。

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不过,它若有所觉的转头,便看到白蛇顺着栏杆爬了下来。

它瞪了对方一眼。

这条阴魂不散的臭蛇。

白蛇扭了扭身子,不以为意。

它就是好奇这只臭狐狸大半夜的要去干什么?

……

小白狐也习惯了某条臭蛇的厚脸皮。

它微抬下巴,高傲的睨了白蛇一眼后,就迈着优雅的脚步向阳台的方向走去。

……

窗帘无声拂动,门锁松开,玻璃门自动往一边退去,拉开了一段刚刚够小白狐身形通过的距离。

外面一股凛冽的寒风吹进来。

几片晶莹夹杂其中落在了宿舍的地面上。

小白狐抖了抖身子,瑰红色的双眸愈发明亮了几分。

它轻快的走出宿舍。

玻璃门在它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阖上。

一道犹如白色匹练的身影在最后一刻从门的缝隙中飞速蹿出。

感受到身后不友善的目光,小白狐撇了撇嘴。

……

“嘶嘶~臭狐狸,你干什么?”

艳色的瞳孔中透出几分冰凉,白蛇一尾巴拍在了阳台的地面上。

此时已经到了外面的阳台上,它也不虞吵到萧骁大人。

“咔~”

一条细细的裂缝随即出现在了阳台的地面上,渐渐蔓延开来。

……

小白狐没有转头,后面发生了什么不用看它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本来就是顺手为止。

它也知道那样的小花招伤不到那条臭蛇。

倒也没有什么失望的情绪。

对于白蛇隐隐含有怒意的质问也不做理会。

那条白蛇自己要跟出来,它可不知道后面还一个不请自来的家伙。

萧骁大人说过,随手关门是基本礼节。

跟粗鲁的白蛇不同,它堂堂九尾妖狐可是很讲礼节的。

……

小白狐跳到了阳台的栏杆上。

丝毫不在意栏杆的冰凉寒意。

它蹲坐其上,抬眼望向漫天的飞雪。

瑰红的颜色被片片雪白覆盖。

……

“嘶嘶~下雪了?”

没有得到小白狐回应的白蛇也爬上了栏杆,跟小白狐隔着老远的距离。

随即,它有几分感慨的轻声呢喃。

它伸出尾巴,接住了从空中缓缓飘下来的落雪。

一如记忆中温柔又冰凉的感觉。

……

小白狐完没有搭理某条硬要跟来的臭蛇的意思。

刚才雪落下的时候,它突然就醒了。

侧耳倾听着雪花落到屋顶上的声音、落到树叶枝桠上的声音、落到路灯上的声音……

它就起了几分出去赏雪的兴致。

这是今年的第二场雪。

却是第一场下在半夜的雪。

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正是晨光熹微时分,许多人第一时间发现了落雪并为此欢欣雀跃。

它以往多在山里赏雪。

万籁俱寂,唯有雪花落下的声音。

对于校园里热闹的场景颇有几分的新奇与趣味。

不过,于它而言,果然还是要这样好似万物沉睡、唯有雪花飘零的感觉才让它觉得是在赏雪。

这样的美景就应该安安静静的欣赏才对。

……

白蛇艳红色的竖瞳微缩,也没有闹腾。

不过待它转头看到自己竖起的尾巴上堆起的厚厚的白雪后,艳红色的竖瞳里闪过意味不明的光,嘴角微微上扬。

它一边用眼角不着痕迹的瞥了另一边的臭狐狸一眼,一边缓缓的用尾巴尖轻轻拍打了几下沉积在蛇身靠近尾巴尖部位的白雪,让其变得更加凝实了几分。

然后,它的尾巴悄无声息的、又迅若闪电的甩向了那只似乎在发呆的臭狐狸。

拍打成团的雪块裹挟着凛凛声势砸向了毫无防备的……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在白蛇有动作的一瞬间,小白狐便做出了反应。

尾巴凌厉的一抽,便把白蛇砸过来的雪块抽得支离破碎,片片雪屑簌簌落下。

这还没有结束。

它的尾巴又是一卷,大片的雪花被它卷入其中。

它嘴角咧开,随即,雪白柔软的尾巴一甩,一片片雪花飞速旋转,边缘闪现了凌厉的锋芒,“咻咻~”,声势惊人的向着白蛇袭击而去。

……

白蛇狰狞的獠牙在微微泛着光的雪天下折射出森寒的白光。

“嘶嘶~”

酥软沙哑的嘶鸣声似笑似讽,原本盘踞在栏杆上的身子舒展开来。

然后,原地旋转起来。

白蛇越转越快,一道小型的风卷形成。

里面片片雪花横冲直撞,犹如被困在牢笼里的鸟,要挣脱出逃。

白蛇身子一顿,风卷向袭来的雪花狠狠撞去。

竟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

……

萧骁打开门,眼底金辉闪现,一道无形的屏障出现,挡住了席卷而来的风雪。

有雪块颇具冲击性的砸在屏障上,落了阳台满地的雪屑。

他微微挑了挑眉,缓缓关上了身后的门。

他有几分懒散的靠在玻璃门上,面上似笑非笑,“你们大半夜的不睡觉……是在打雪仗?”

“倒是好兴致。”

“不过-”

萧骁眼角微弯,声音在雪夜中愈发清寒了几分,“阳台是不是太小了?”

“完不够你们施展。”

“你们怎么不到宽阔一点的地方打?”

“比如,操场。”

“应该够让你们大展身手了。”

“怎么样?”

……

怎么样?

小白狐跟白蛇僵着身子,艰难的扯了扯嘴角。

当然不怎么样。

它们之前打得太专心了,都没有注意到萧骁大人起身走过来的动静。

都怪那条臭蛇!

两只妖怪此时的心理活动出奇的一致。

去读书.

去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