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app富二代

了解了情况后,邵子峰的心情更加沉重,

小鹿虽然有着强大的治疗能力,但是在这件事上却帮不上一点忙。

看着躺在床上的上官龙,门外小战士期待的目光在邵子峰眼前闪过,他的心中突然有些莫名的烦躁。

老实说这件事情跟他的关系不大,跟人解释清楚后,应该没有人会怪他。

但是邵子峰过不去的是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扯了扯衣领,他看向自己的右手。

心中突然涌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时,邵子峰突然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拉住。

他低头看去,只见小鹿用嘴咬住他肘部的袖子往后扯,星蓝色的眸子中有些生气。

邵子峰看向小鹿平静的开口道:“我想试试。”

“什么?“

沧海源转过头,正好看到小鹿正在拽着邵子峰。

养眼清新毛衣美女满满粉红少女心户外写真

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没有理会沧海源,邵子峰看着小鹿的目光慢慢变得柔和。

这次他没有任心虚闪躲,而是很坦然的表达它自己的想法。

小鹿没有吭声,只是扯着他的衣飞快的摇头。

邵子峰看到它这个样子,默默的呼出一口气。

转头对沧海源说:“可以出去一下吗?”

“啊?哦”

沧海源一怔,随即点了点头转身打开了舱门。

啪嗒。

门外隐约传来小战士焦急的询问,随着门再次被关闭,舱室重新恢复了平静。

邵子峰蹲下身平视

e

小鹿长大了,蹲下来好像要仰视它。

这就尴尬了啊。

为了不尴尬,邵子峰用手拄着膝盖和小鹿平视着。

“我想试试。”他的声音很柔和,表情也很柔和:“我知道你担心我,怕我会和上次一样出事对吗?”

小鹿突然有些委屈,它眸子中氤氲着星蓝色的雾气。

这个主人真是太不省心啦。

看到小鹿这幅模样,邵子峰心疼的伸出手,却被它给躲开了。

尴尬的动了下手指,他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怕。”

“因为现在的我,有太多的牵挂和眷恋”

“比如你们,比如我母亲还有我的那些朋友。”说到这的时候,邵子峰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

小鹿静静的看着他脸上的笑脸,眸子中的气愤悄然消失。

邵子峰深吸了一口气。

“即便如此,我依然想要试试,因为这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我不想等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件事时会懊悔,还记得那次我们在下水道逃生的事情吗?”

“那时候的我为了活下去,我和其他几个同学拼命的往外跑,一个个同学惨叫着在我的眼前倒下”

说到这邵子峰顿了顿,他盘腿坐到地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他们有的被咬掉了脑袋,有的被撕成了碎片,目光所及到处都是殷红的鲜血,而我却当没看到,带着你们拼命的跑。”

小鹿慢慢松开他的袖子,走到他身边卧倒,把脑袋枕在邵子峰的大腿上。

邵子峰用手轻柔的抚摸着它的角。

“那时候你才刚出生,只有那么一点小。”邵子峰用手比划了一下,小鹿不依的用脑袋顶着他的胸口。

“好了不闹了。”

“后来,我活下来了,但是我并没有想想中的那种绝处逢生的喜悦。”

“当时我第一个念头是,如果我没有跑,如果我选择拼一把,结果会不会就变得不一样。那么多同学或许不用死,熊大不用死,四班或许也不会解散。”

邵子峰的目光中说不上有多伤感,更多是是一种失落,毕竟他对四班也没有多少感情。

“那时候的第一次产生了‘我是不是做错了的想法’,在产生这个想法后,我疯狂的为自己开解,我对自己说这样没有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事情过去了这么久,那些记忆依旧经常在我梦中出现,我发现它们就像是梦魇般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小鹿认真的看着邵子峰,像是在重新认识他。

“我不想再有第二次这种经历了。”邵子峰抱着小鹿的脖颈,把脸贴在上面喃喃低语道:“我知道我这个想法有些疯狂,而且充满了危险和不确定性。所以,你会在我身边帮助我的对吗?”

“呦~”

小鹿轻轻的叫了一声,偏过头蹭着邵子峰的头发。

顺便还嗦了两口。

感受到小鹿的支持,邵子峰深情的说道:“谢谢你,小鹿!”

小鹿身体一僵,烦躁的蹬了几下蹄子。

把邵子峰抱着自己的手甩开,气呼呼的转过头去。

邵子峰有点懵了。

这是干啥,刚才气氛不是搞得挺好的吗?

舱室内。

站在上官龙的窗前,邵子峰低头看了小鹿一眼。

“我要开始了哦。”

“呦~”

小鹿点了点头,伸出两根藤蔓缠在邵子峰的腰间。

这样是的好处是邵子峰如果出了什么事,它可以第一时间进入邵子峰的感知视界。

没有让小鹿一起进入,是因为他这次的尝试会发什么事情都是未知。

面对未知的事务,需要留下小鹿应对突发情况。

深呼吸了几次,邵子峰缓缓闭上眼睛。

小鹿警惕的看着邵子峰,丝毫都不敢放松精神。

感知视界。

邵子峰身处虚无的空间之内,各色线条迅速的勾勒出一个个人影。

为了保护陈艺馨,火凤军的舱室都在中上层,因此在邵子峰的感知中,他的上下左右都有人影的出现。

好在雪龙号上只有不到两百人,他的精神体完可以承载。

只是长期的船上生活让不少人产生了焦虑的情绪,这些情绪虽不强烈,但依然在冲击邵子峰的精神体。

看着身边线条勾勒的小鹿,邵子峰坏笑着用手指戳了戳它的耳朵。

它似乎有所察觉,小耳朵抖了几下。

随即邵子峰不再犹豫,他看向身前躺着的上官龙。

和现实中一样,上官龙勾勒他精神体状态同样很差,勾勒他的线条以线段的方式存在,几乎每根线条内都有异物在游动。

他又看向了上官龙的腹部,果然在伤口处有了别的发现。

相互交错的紫黑色细线条盘踞着,它们像是一条条怪虫,不断的蠕动扭曲,散发着邪异的气息,看上去十分恶心。

这些细线深入勾勒上官龙的每一根线条,刚才发现的异物就是它们。

在邵子峰发现那些怪虫的时候,它们也发现了邵子峰。

“叽叽。”

它们发出刺耳的噪声,转身朝邵子峰的精神体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