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app正式版

白汐继续看,最后一个片段,讲的是女主的公司要收购一家企业,这家企业是之前男神妻子家的,事实上,现在也是男神的了。

男神知道她是收购方的负责人,现在的女主,很漂亮了,会保养,会化妆,有好看的衣服穿,会买名牌,也有能力,让男神瞬间就怦然心动。

他当初也是喜欢女主的,所以,会去给女主补习,会照顾女主,可是,美好的青春爱情抵不过现实的残忍,理智告诉他,和女主没有结局,他选择了对自己事业有帮助的女人。

他和那个女人没有感情,即便结婚了,他也在外面养着小明星。

男神看到女主后,疯狂的追求,女主理智的拒绝了,因为男神是有妇之夫,也因为她知道男神的事情,更因为现在的男神也在商场和物质下,变得非常圆滑和势力。

男神的妻子因爱成恨,绑架了怀孕的小明星和女主,让男神选择一个生,一个死。

男神最后选择了怀孕的小明星,他的妻子反而先弄死了怀孕的小明星,正要弄死女主的时候,女主的老板过来了,救下了女主。

最后的结局,是女主和老板结婚了,而男神,因为涉及到巨额贿赂,被送进了监狱。

女主最后有钱了,她的父母,弟弟,弟媳妇对她都很好。

只是她心里清楚,这些人,看上的,不过是她的钱。

不过也没有关系,别人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她只要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不泯灭自己的良知,站在底线上面,对朋友好,对亲人好,对爱人好,却也不愚孝,更不去愚蠢,永远靠自己,踏实地生活……

白汐看完了,结局是好的,女主遇到了真心爱她,欣赏她的人,结婚,生子,幸福生活。

大小姐秀新装魅影

只是,这本书的一大半都在讲女主和男神的爱情,女主的人生轨迹也因为男神变换着,结果,他们没有在一起。

或许,现实,就是这样残忍。

美好的东西,即便拥有了,不好好珍惜,也会在时间的长流中,被尘埃遮住了昔日的芳华。

白汐看向正在工作中的纪辰凌。

他,不就是她的男神嘛!

她现在所有的努力,也都是为了能够长久的留在他的身边,成为可以和他交流,可以帮他解决问题的人。

他一句话,一个举动,都能改变她的人生轨迹。

爱一个人,爱的失去了自我,彷徨惶恐,自卑又不自信,真的好吗?

纪辰凌注意地了白汐的目光,看向她,“怎么了?”

白汐被他直接抓到了视线,有些尴尬,也心虚,舔了舔嘴唇,“要喝水吗?这飞机上的咖啡可能也不好喝。”

纪辰凌点头,“要白开水吧,饿了吗?”

“我在候车室的时候吃那么多,现在不饿。”白汐说道,对着空姐挥手。

空姐走过来,用英语问道:“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

“给我两杯柠檬水,还有,有口香糖的吧,给我一块口香糖。”白汐回复道。

“好的,稍等。”空姐去拿。

白汐看纪辰凌专注在工作上,她把书收起来,去上洗手间,让自己醒醒脑,快要走到洗手间的时候,手被人握住。

白汐防备地看过去,对上龙猷飞的眼睛。

她:“……”

也就是一秒的时间,她就缓过神来。

龙猷飞出现在候车室,也应该是要回国的,而且,他有实力买特等舱,在这里碰到他的几率是百分之百的。

只是,之前,她没有看到他而已。

她下意识的要抽出手。

龙猷飞握的很紧,往旁边的空位置上挪动了一个,拉着白汐坐在了他的旁边。

白汐拧起眉头,觉得烦躁,“想要干嘛!”

龙猷飞定定地看着她,眼神很深,好像掩饰了他的失落,伤痕,落寞。“给看一张照片。”

龙猷飞把手机递到白汐的面前。

白汐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女人的照片,就是在别墅门口抱纪辰凌的那个女人。

“她怎么了?”白汐问道。

龙猷飞审视着白汐的眼睛,“认识她吗?知道她吗?纪辰凌连这个女人是谁都没有告诉吗?”

“首先,我刚回国没多久,其次,纪辰凌的情况也知道的,他并不记得我,他不告诉我,我觉得情理之中,每次这么提醒,会让我觉得很烦,也不敢跟说话,每次跟说话心里都不舒服,龙猷飞,我知道很有本事,但是不要把心思放在我的心上了。”白汐直接说道。

她想了下,从包里拿出山楂树之这本书,放在了龙猷飞身上。

龙猷飞看向书,松开了白汐的手,拿起书,随意的翻了下,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意思吧,是让他看看,品行不好的,势力的,阴险的人,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本书我刚看完,看看吧。”白汐说道,站了起来。

她走进了洗手间,洗了脸,她真担心,她回去的时候他又拦住她纠缠。

不过,她逃的匆忙,忘记了问他,那个女人是谁!

她叹了一口气,逃避没有用的,主动权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她出门,站在了龙猷飞的面前。

龙猷飞正在翻看她给他的书,脸上有些异样的红,看向白汐,眉头又微微拧起,连看她的眼神也复杂了起来,“怎么了?”

白汐主动地坐在了他的旁边,“还没有说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呢?”

龙猷飞定定地看着白汐,表情无比凝重了起来,“刚才不是说,让我不要把心思在放在身上了吗,这个女人是谁,纪辰凌在做什么事情,为了的安全,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这个人真的很奇怪,之前千方百计的透露消息给我,引起我的好奇心,现在我主动问了,又不告诉我了,到底是什么意思?”白汐不淡定地质问道。

龙猷飞伸手,把白汐抱在了怀里。

白汐一惊,背脊都绷直了,想要挣脱开来。

龙猷飞却把她抱的更紧,声线也柔软了很多,“原来一直在设计,想把拉进深渊来,要生我们一起生,要死我们一起死,可是我收到了的礼物,想要平安。”